企業數字化系統

1.什么是數字化轉型

? ? 華為、IDC、埃森哲等都對微觀層面的數字化轉型下了定義,綜合看,可以認為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是指企業充分利用數字化能力來適應或推動自身在客戶和市場方面的重大變革,從而形成數字渠道和營銷、智能生產與制造、智能支持與控制、數字化產品和服務、商業模式創新等。企業數字化與自動化、信息化不同。企業自動化聚焦在生產線操作自動實現,技術體現是運用工業設備取代人工; 信息化將顯示業務流程在計算機里固化,側重于管理維度,主要通過信息化軟件固定流程,從而實現生產效率提升、運營管理優化等; 數字化涵蓋生產、營銷、運營、管理全流程,將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智能化技術應用于企業,重點聚焦深度挖掘生產、管理、服務過程中的數據價值,使得數據服務于生產和決策。自動化和信息化是數字化的發展基礎,數字化是自動化和信息化的高級發展階段。

2.企業為什么要進行數字化轉型

? ? 在互聯網大數據和智能化高速發展的時代,市場瞬息萬變,誰掌握了數據,誰就能在互聯網時代站穩腳跟。企業通過數據驅動用戶體驗、數據驅動企業決策、數據驅動企業生產流程,大大縮短產品到用戶之間的各項成本和時間,從而推動企業高質量發展。而中小企業對市場是最敏感、創新意愿也最強,但“上云上平臺”數字化改造前期資金投入較大,投資回報率難以量化,導致企業數字化改造進展緩慢。但是,如果企業不與時俱進、緊跟市場變化的步伐,企業就很快被市場淘汰,所以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是勢在必行的。

3.企業數字化轉型面臨的問題

? ? (一) 中小企業對數字化轉型認知不足

中小企業限于自身戰略認知、知識儲備、管理層能力等多方面原因,對于數字化轉型存在認知不足的問題。除不了解數字化轉型的概念,中小企業更不了解數字化轉型的優勢與必要性,而且更不熟悉數字化轉型的措施與實施路徑。目前有超過半數的中小企業認為數字化轉型解決企業經營壓力的效果不明顯。這凸顯了中小企業對數字化轉型預期動力不足。在數字化轉型現狀看,也有超過半數的企業并未進行數字化轉型,其對數字化轉型的了解不夠,且數字化轉型意愿不強。不管是中小企業認知上,還是數字化轉型觀念上,這都成為中小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最大的困難。

? ? (二) 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基礎薄弱

當前,我國絕大多數中小企業的數字化水平,更多表現為信息化水平多停留在文字處理、財務管理等辦公系統自動化及人力資源管理階段,而企業云、數字化會議、數據資源采集等在中小企業的普及率仍不高。習近平總 書記提出: “要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边@也是我國 2020 年“新基建”戰略出臺的原因所在。由于缺少必要的數字化轉型的基礎建設,我國中小企業缺乏必要的信息化應用基礎,更制約了核心數字技術的供給,加劇了中小企業對于數據的采集難度,更加無法通過產業鏈、跨產業鏈的協作推進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

? ? (三) 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障礙較大

中小企業較多認為存在市場競爭壓力、技術創新難題及企業轉型升級壓力。中小企業與生俱來的劣勢與脆弱性,在數字化轉型方面劣勢顯著,貿然進行數字化勢必會增加其成本,這對于中小企業而言更是雪上加霜。中小企業為了生存與發展,企業資金多數投在市場開拓、原材料采購等方面,這就影響到其在數字化轉型方面的資金投入。這些方面都成為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障礙。2020 年突發的全球范圍蔓延的疫情,對中小企業更是一場嚴峻的考驗。疫情導致中小企業的訂單驟然下滑,市場前景堪憂,這就嚴重影響到中小企業的生產與發展。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中小企業首要目標是紓困及生存,數字化轉型顯得沒那么重要與緊迫。

? ? (四) 中小企業類型差異加大轉型難度

不同類型的中小企業,包括不同地區、不同產業、不同發展階段及不同行業類型,他們在企業經營管理困難、數字化轉型認知、數字技術應用、數字化轉型驅動因素等方面表現差異顯著。換言之,不同類型的中小企業對于數字化轉型需求與認知均有不同。這勢必影響到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沒有統一的方法。在推動數字化轉型,或制定數字化轉型措施時,中小企業會因類型不同而不同。這無形中加大了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難度。

4.企業如何實現數字化轉型

? ? (一)企業領導者轉變數字化轉型思想

企業要想實現數字化轉型的第一步就是企業領導者要對數字化轉型有充分的認知以及要有帶領企業走向數字化轉型的決心。在大環境的驅動下,企業只有實現數字化轉型才能不被市場所淘汰,那么,到底要怎么轉型,這就需要由企業的“一把手”在了解數字化轉化相關理論下,制定出適合企業發展的數字化轉型策略并加以落實實施。

? ? (二)通過推進新基建完善中小企業數字基礎設施

數字化轉型的關鍵在于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完善的數字基礎設施也決定了中小企業數字化的功能水平與應用前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加快 5G 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這為數字經濟發展及我國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帶來契機。新基建不僅要注重 5G 網絡、數據中心這些硬基建,還要注重高標準市場制度體系建設,提升軟性的新基建基礎。通過“硬”基建與“軟”基建的布局與完善,推進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所需的數字技術基礎設施,尤其要注重基于 5G 的工業互聯網、產業互聯網及消費互聯網的基礎建設,為企業數字化轉型提供基礎保障。

? ? (三)搭建技術與人才橋梁,多舉措補充技術與人才短板

從中小企業對數字化轉型所需的政策內容看,側面反映出中小企業在數字化轉型的人才方面非常短缺。關于數字化轉型的人才不僅需要計算機相關專業的人才,還需要懂得企業經營管理的人才。中小企業在數字化轉型人才的引進與培育方面都具有劣勢,并在技術研發方面投入不足,這是我國中小企業的現狀與共性。為此,可以構建共享機制,由科研院所通過與企業共建新型研發機構、建立聯合實驗室、合同開發項目等多種形式,實現技術共享,并鼓勵科研院所多種形式進行技術成果轉化。在人才吸引與培養方面,除了加強科研院所與企業的產學研合作培養人才外,還應積極探索政府、科研院所、高等學校、企業多方參與的人才培養模式,比如: 定向培養、零工模式、周末假日工作模式、以賽代教模式等。

av免费在线观看